• 1
搭载记者的司机称
2020-08-11 23:4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9时许,记者来到广佛交界的芳村客运站,包括广骏、白云、乐途在内十几辆出租车聚集在门口,其中还有三四台私家车拉客,而打的的旅客寥寥无几,客运站附近有交警在巡逻。记者询问了出租车司机从芳村客运站到祖庙路的价格,司机普遍开价都是150元且不打表,经过讨价还价可以缩减至100到120元,但坚决不打表。而从芳村客运站到祖庙路约18公里的距离,按照正常打表计算实际收费应是60元左右。

在芳村客运站,记者拦下一台车牌号为粤ag2m28隶属广州乐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出租车,经过与司机的讲价,司机收费100元但不打表。记者从该司机那里了解到,广州出租车跨市载客不打表已经成为行内潜规则,“广州出租车搭客到佛山后一般回头客很少,佛山人一般都不会搭出租车去广州,按照打表计算会亏本。”

天河城司机均要求打表

同样是昨晚8时许,记者在央视报道中曾提及的天河城一带,寻找可能存在的“讲价的”。

在花都新华,搭载记者的司机称,他会看情况,决定是否不打表。“譬如说从新华到花山,我就建议不打表了。”他表示新华到花山镇,打表费用在30元左右,但花山镇极少有返回新华的“回头客”,出租车很大机会空驶返回。若乘客去花山,他会要求不打表。

10日夜间,羊城晚报记者在被指存在出租车议价行为高发地打车暗访。暗访结果显示,绝大部分广州出租车司机都主动要求打表,但在客运站场外围及乘客特殊要求下,司机会不打表。对于不打表的理由,多数司机以成本为由回应;也有司机称,有时乘客提出不打表要求,他们也只好听从。

一听去佛山都拒绝打表

昨晚,广州芳村客运站外,不少出租车在等客 梁怿韬 摄

央视相关报道出街后,羊城晚报记者通过微博寻找遭遇不打表出租车网友时,至少有两名网友私信羊城晚报记者,称大年初三夜晚,曾在花都新华来又来商业广场拦截一辆出租车前往华润万家超市时,遭遇不打表出租车(详见昨天本报报道)。

据暗访,司机不打表的理由多数和成本有关,而一些乘客要求不打表,一定程度上也“害”了司机。

花都新华未遇“讲价的”

“广州出租车司机在广州市内都会遵守规范,愿意打表,但是如果是跨市的话绝大多数都不会打表,一般交警都不会管的。”搭载记者前往佛山祖庙的出租车司机称。

通过测试,记者发现虽然司机会在乘客引导下,报出一个不打表的价钱,但最终还是会建议乘客打表。

到达华润万家后,记者下车。拦截另一辆广州交通集团花都分公司的出租车,返回来又来广场。该司机同样自然按下咪表开车走人,没有任何不打表的意思。

根据网友爆料,广州不少客运站场,经常有出租车不进站,在外围等“讲价客”,特别是客人提出要跑长途。

昨晚8时许,记者来到花都新华,站在马路边没多久,就有一台花都大洋出租车有限公司的出租车在兜客。记者坐进车后,告知司机欲前往华润万家超市。司机自然地按下咪表,丝毫没有不打表意思,将记者一路载到目的地。

一些乘客要求不打表

记者在天河南一路以“乘客”身份随机拦截出租车到广州大学城。被拦截的五辆出租车分别来自广州强龙、合兴、新东方、穂盟以及白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均主动要求打表。记者先让司机报出从天河南一路到大学城的价格,再问“打不打表”。强龙出租车的司机当即回答,约四五十块,不过要看打表后的最终价格。喷印为“新东方”的绿色出租车司机一开始则称不熟悉大学城路线,但他估计需六七十块。记者以“太贵”拒绝,司机没有立刻离开,反复劝说记者“打表后才知道价格,可能没有那么贵”。

记者昨晚7时许来到越秀南客运站,记者上前询问了几位出租车司机从越秀南客运站到佛山禅城祖庙路的价格,一部车牌为粤aq4f54广州交通集团的出租车司机开价150元,而且不打表。随后记者又询问了其他司机同样路程的价格,价格也在120—150元之间,并且均拒绝打表。但记者计算到从越秀南客运站到祖庙路实际距离大约30公里,按照打表价格约是80—85元。

一来一回,记者并未遭遇到网友所指的“讲价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nwansheng.com.cn山东省兖州市反残商贸有限公司 - www.hnwansheng.co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