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汉藏官兵们没有退缩
2020-07-15 22:3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走过幸福之乡,在路上看到一个对联:“边关要道今朝变通途,万民同心奔向致富路。”(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但米拉日巴尊者决不会想到,他的徒孙,打着他教义的晃子,勾引外敌,为幸福之乡带来了战火与动荡。

那是1787年6月,嘎玛嘎举的红帽系喇嘛沙玛尔巴煽动廓尔喀兵入侵西藏管辖的聂拉木、绒辖、吉隆等地,其仆人噶玛却金为向导。

历史的烟尘湮没了争执,硝烟已随风散去。如今,国界两旁的边民鸡犬相闻,往来不断。在不远的几十公里处就是尼泊尔。而帕巴寺与尼泊尔边境之间被廓尔喀兵破坏了的108塔塔群还没有重建。

站在马拉山口上,看见一列雪山在蓝天白云下熠熠生辉。透过经幡,吉隆只是在群山深处一个模糊的影子。

贡塘遗址内的卓玛拉康,悠悠的酥油灯还一直点着,不论时代如何变换,岁月悠悠,酥油灯不灭,就如人们对幸福的渴望一样,长明不息!

米拉日巴尊者自小喜欢唱歌,得道后,他就用人人都能懂的直截了当的歌谣来宣讲佛学,用自己的生平经历来说明“即生成佛”的可能性。他的弟子们得到殊胜成就的,远在其他宗派以上,徒子徒孙们慢慢形成了藏传佛教中的嘎举派,米拉日巴也被尊为嘎举派的祖师之一。

时光流转,到了公元11世纪,松赞干布的吐蕃王朝崩溃后,其子孙逃到吉隆,建立了小国贡塘王国。其遗址在如今的吉隆县城境内。当时,吐蕃王朝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分裂割据政权之间为了争夺各种利益经常发生战争,整个社会动荡不安。远据边隅的贡塘王朝一方面要与吐蕃的势力周旋,一方面还要抵抗来自印度、尼泊尔的入侵。总共用了三个世纪的时间构建起来的贡塘王城,与其说是一个宫殿,不如说更像是一座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在这个臣的王城中,贡塘王朝传了23代,统治吉隆600余年。

吉隆在藏语中意为“幸福之乡”。据说,公元8世纪时.莲花生大师途经吉隆沟入藏,见此地山青水秀,风景明媚,不胜感慨,于是命名此地为吉隆,以表达其无限赞誉之情。但是,在莲花生大师进藏之前的100多年前,吉隆就以丝绸之路闻名于世。

在贡塘王朝的600年历史中,能人辈出,其中最著名的应属在藏传佛教中被尊为第二佛的米拉日巴尊者了。他出身于贡塘王城附近的一个叫扎隆的小山村,年幼时父亲亡故,家中富足的财产被亲戚霸占,他的母亲、妹妹和他本人都被亲戚所奴役,过着非人的生活。长大后,他学成法术,杀死35人,报仇雪恨。后来米拉日巴尊者对自己的恶行起了忏悔之心,于是到佛教大译师玛尔巴那里学佛法。经历了9次大的折磨,经受了难以忍受的考验,终于求得佛法,最后获得了“即生成佛”之“正果”。在宗嘎镇到吉隆镇中间的查嘎达索寺,就有一个尊者修行过9年的山洞,洞中的岩石上清晰地印出了一条脊骨靠背的痕迹。而在整个吉隆县城,遍布着与尊者有关的修行洞等圣迹。

当时的汉藏官员们畏缩不前,最后私自采取了议和的办法,和谈的地点就在吉隆县的吉隆镇。过了三年,廓尔喀人又入侵西藏,这次,汉藏官兵们没有退缩,而是同仇敌忾,英勇作战,一举收复了全部失地。当时的吉隆县就是一个主战场,至今,这里还传颂着清朝大军驱逐廓尔喀人、扬天朝威名的民间故事。

据说松赞干布曾到过此地,迎娶他的尼泊尔新娘尺尊公主。当年洞房花烛时的强真寺依然耸立在邦兴村内,可是早已荒芜了。赤松德赞年幼时,大臣玛尚灭佛,大昭寺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被人用骡子驮着,也来到了芒域吉隆。这尊雪域的至尊佛像,是不是也曾在强真寺里安顿过?同样是在唐代,唐使王玄策两次经过“幸福之乡”到达印度。当年在马拉山脚下凿刻的“大唐天竺使出铭”还在诉说着这位英雄的不朽传奇。

站在贡塘王国遗址中,向县城望去,那里是一片火热的工地,道路、海关、酒店等等都在修建,人们打算把吉隆县定位成一个旅游与边贸的县城,让吉隆得天独厚的优美风光与交通要道之功用能为吉隆人民带来更多的幸福。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nwansheng.com.cn山东省兖州市反残商贸有限公司 - www.hnwansheng.com.cn版权所有